对话根叔

发布者:系统办理员发布时间:2012-04-07浏览次数:1791

问:李院士您好!我是办理学院青年教师亓小林。刚才您在讲座里提到,大学青年教师需要培养,近年来民办院校的发展速度很快,而青年教师能力、素质的提高难以跟上学校发展的速度,请问李院士,面对这种情况,民办高校应该如何培养青年教师,才能与学校高速发展相适应?

李培根:我对民办高校教师不是很了解,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教师培养的途径有很多。我认为最重要的途径不是去进修,去提高学历,而是要让老师们“走出去”。其实,让老师到业界中去,到社会中去,就是一个很好的提高能力的途径。老师们在这个锻炼的过程中反思如何改进教学内容、方式,并且不断充实自己,才能真正得到提高。还有一种途径,就是在学校里,在教学、研究中多动脑筋,反复地思考、自悟,这样也能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。当然,在现实中大家的老师在提高能力的过程中会遇到许多实际问题,比如:教学任务重,没有时间走出去或者思考问题。而且作为民办高校,也会考虑到教学成本的问题,如果学校聘任的教师多了,办学成本就会增加。繁重的教学任务,使得教师难以有时间去思考去悟教学改革方面的问题,这会限制大家教师的提高。但是,我想只要大家的教师一有空间、余力,就去主动地思考、去悟,一定能够得到很快的提高和锻炼,所以教师的自我培养很重要,不一定是别人来教你做。

 

问:根叔您好,我是电子商务专业大二学生乌兰。我想问您一个问题。请问为了培养创新性人才,学校要如何改革现有的考核模式和评价体系?谢谢。

李培根:刚才在讲座中,我没有展开讲这方面的问题。我认为大家的同学老师都能提出很多具体的改革方法,在这里,我来谈谈我的看法。首先是教师对学生的评价,现在中国很多大学对学生的评价过分依赖于考试成绩。我现在深刻认识到,这已经是中国教学学问中很重要的一部分。从小学、中学开始就是应试,大学里的情况要好一点,但是学校还是由于传统习惯,对学生的评价普遍依赖于考试,而且很多课程都是一个考试决定成绩。我认为,要在评价体系中降低考试分数的比例,相应地提高实践环节的比例。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,老师对学生的考核不是用分数来衡量,而是分为ABCD四个等级,老师会明确地告诉学生,你的期末考试占多少比例,平时表现占多少比例,实践环节或者说课程作业占多少比例,而不是以一次考试作为学生的评价。这里提到的课程作业就是所谓的project,它实际上是某种实践。我刚才举例提及的《优化理论》,它实际上不是一门专业课,而是一个基础理论课程。课后,老师会要求你自己去找个project做,你要去寻找一个未知的问题,把这个问题变成一个优化问题,设置好目标、目标函数、约束条件等,最后求解。在美国学生的专业课中,实践环节显得尤为重要。那么,教师如何评价学生的实践能力呢?美国的工程教学很强调“协同能力”,就是我提到的“协同精神”的培养。如果一个劳动好几个学生一起做,那最后怎么去给分数呢?你不能说好几个学生一起做,最后大家分数完全一样,这是个问题。虽然学生们在问题解决的过程中,都在动脑筋,但是发挥的作用有大有小,这在目前来说很难评价。所以说大家教师对学生的评价方式太单一。学校应该鼓励教师主动思考,寻找一些新的办法,改变固有的教学模式、方法等。总而言之,我刚才讲到的评价体系的改变,它实际上是一个指挥棒,大家广大的教师和学生都可以据此提出建议。

 

问:根叔您好,我是资讯专业大二的学生张治文。今天很荣幸来参加您的讲座,也想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一个问题。您在演讲中提到了一个有关实践和理论的问题。我在实习过程中,感到自己的专业技能、常识与企业的需求差距很大。我想请教您如何更好地将理论常识和社会实践结合起来?

李培根:我想说的是,你永远不要指望你所学的专业常识能够马上应用于实践,你也永远不要指望你们在实践中碰到的问题,能够在你的课堂中找到答案。你们在学校里学到的最重要的能力是解决问题的能力,如果你学得好的话,当遇到问题的时候,就知道该到哪里去找,去请教谁。否则的话,你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,去哪里翻书,去问谁,这就意味着你的学习是失败的。我始终强调实践是最重要的,你们要学会主动地发现问题,并找到解决的办法。所以有时候大家讲“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”,你在实践中碰到问题,比不上你提出的问题,毕竟你碰到问题才知道怎么解决,若碰不到都没有机会思考。其实大家参加劳动的人都有这个经验,劳动多年,多数问题是大学没有碰到的,所以不要怕。

 

问:根叔您好,我是资讯专业大二的学生莫玉津,今天借此机会想请教您一个问题,现在很多大学生对自己的专业选择比较迷茫,对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?谢谢。

李培根:这很难给一个确切的答案,毕竟这是个因人而异的问题。但是我觉得不必对专业过分较真,用一句最通俗的话可以概括:“行行出状元”。比如说,我读中学的时候没有想过要学机械,单位推荐我上工农兵大学的时候,最开始也不是让我学机械,如果我以前可以选择的话,我肯定不会选择机械。但是在后来的学习中,我渐渐地培养了自己对专业的兴趣。因此,我认为学生对专业不要太固执。从学校角度来讲,应该给学生多一点选择的余地,最大程度地激发学生的专业兴趣与创新能力。在华中科技大学,每年都很多学生为转专业的事来找我,说实在话,能满足的我都会尽量满足,当然这个不是无限制的。如果大家都往学校的热门专业挤,学校的教学条件是不够的,这也是一种对学生不负责任的表现。

上一篇:下一篇:
/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